竞技游戏竞猜盘口

[研究]增強智庫對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引領力

2020-07-28 08:59

打印 放大 縮小

“一帶一路”是中國提出的重大國際合作倡議,也是中國自覺承擔大國責任、積極推動全球發展與全球治理創新的重要體現。當前國際形勢對“一帶一路”建設邁向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造成了新的不確定性,更加需要前瞻謀劃和科學決策。遵循現代新型特色智庫建設規律,推進創新發展與能力建設、提高國際智庫合作水平,為促進“一帶一路”行穩致遠、走深走實作出更大貢獻,是中國智庫義不容辭的使命與職責。

  科學引領作用尚待加強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走向深入發展,面臨的挑戰和需要破解的難題也不斷增多,如合作區域地緣政治變數大、恐怖主義勢力威脅多、第三方勢力干擾、參與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戰略穩定性差、制度與政策發生較大變化、資源環境惡化、國際公共衛生突發事件沖擊,一些互聯互通建設項目的推進面臨資金保障、技術條件限制、市場變化、外部競爭威脅、當地勞工組織抗議等。這些都對“一帶一路”高質量、可持續發展增添了變數,提出了更高標準和更嚴要求。從近年情況看,智庫在對“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的規劃參謀、決策咨詢、科學引領、評估論證等的支撐作用還不到位,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對“一帶一路”研究及咨政建議戰略性前瞻性不足。迄今,智庫界對“一帶一路”的研究及咨政成果多數偏重于對黨中央既有文件精神、具體現象、問題和事實解讀以及對相關外國輿論與研究成果的介紹引進,表象化、具體化、碎片化凸顯,而戰略性、前瞻性、規劃性、針對性和可行性不足。如就“一帶一路”對參與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的長期影響,共建“一帶一路”面臨的戰略性機遇、紅利分享,重大項目的區域、國別及產業領域規劃,重大項目規劃落實對資源環境以及市場供需及對外經貿關系平衡影響,提質增效的評價監測維度和指標建構,需要解決的中長期挑戰與變數以及針對性應對策略等,缺乏超前的議題設置能力、決策建議能力,甚至滯后于決策部門需求。

第二,對“一帶一路”高質量持續發展引領性、規范性支持不強。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維護其持續發展、提質增效成為焦點和難點。智庫需要在建構健康絲路以及“一帶一路”健康共同體建設等方面提前謀劃頂層規劃和可行方案。有些智庫受制于思想敏銳性創新性不強、分析方法落后和信息來源的制約,對重大問題的綜合研判、戰略謀劃和政策預研供給不夠。有些智庫機構受制于經費、人才及外部聯系限制,對“一帶一路”參與國的考察、建設規劃項目的實地調研以及同參與合作國家智庫和權威國際組織的合作偏少。有些智庫人員主要依賴于圖書文獻資料、網絡資料、各類外部統計數據與專題數據的積累和開發,停留在理論演繹、頭腦風暴、經驗提煉、個案分析等傳統方式上,缺乏大數據政策分析方法,規范、定量分析較少。有些智庫對參與國家法律制度、政策、民族、宗教、文化特點以及地緣政治潛在風險等的研究了解不夠深入,為相關部門和走出去的金融機構、企業的信息供給保障不到位、幫助有限。

第三,智庫增信釋疑、促進國際民心相通的功能發揮不夠。“一帶一路”倡議雖然得到國際社會特別是沿路帶國家越來越多的認同和支持,但依然存在較多空白點以及各種質疑、歪曲、污蔑、反對、抵制的雜音和論調。這就迫切需要中國智庫機構聯合國內外智庫和媒體發揮客觀發聲、增信釋疑、傳播正能量的作用,增強合作國家民眾和媒體對“一帶一路”的理解和支持。但是,我們的智庫在深入調查基礎上通過接受采訪、撰寫文章、發布報告、出版書刊和與當地智庫科研機構合作研究等講述和傳播共建“一帶一路”互利共贏、富于感召力和感染力的典型故事還不多,解釋中方合作宗旨、共建“一帶一路”潛能、紅利和愿景,消除各種負面輿情以及向合作各方決策機構提出相關改進政策建議等方面扮演的角色還不夠凸顯。

第四,對重大突發公共事件沖擊“一帶一路”建設的預警能力不足。對重大事件的發生及其影響和危害程度發出預警,并從嘈雜多樣的失真信息中過濾有用信息,提出合理趨勢性判斷,消除社會恐慌和提出合理有效應對建議,是智庫分內之事。但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蔓延對國際社會以及“一帶一路”建設沖擊預警、影響評估、趨勢研判以及如何加強與“一帶一路”參與國家合作抗疫、盡可能降低疫情對“一帶一路”建設的負面影響,拿出穩步推進共建健康絲綢之路、健康共同體的前瞻性應急預案方面,智庫的貢獻非常有限。

第五,“一帶一路”合作國家間智庫合作潛能發揮不夠。雖然國內智庫業已認識到與“一帶一路”參與國智庫機構以及國際知名智庫組織聯合研究的重要性,也建立了一些與“一帶一路”相關的智庫合作機構和聯盟等,并通過舉辦論壇、實地調研、開辦網絡平臺、媒介發聲、聯合項目研究、推動咨政落實等方面開展了一些合作,但總體上囿于資金、人才、專業知識、共識、機制、執行力等多種因素的制約,智庫在加強話語對接、資源共享、共同研究、協調發聲、共提建議方面遠不盡如人意,離共建“一帶一路”對改善各方交流、強化合力等要求還較遠。

  提升智庫服務能力與水平

經濟全球化與全球經濟治理阻力增大、沿線地緣環境變化加劇以及全球疫情大流行影響空前,均增加了當前及未來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高質量、持續發展的不確定性和艱巨性,也對提高全局統籌性、決策前瞻性、落實科學性、評估合理性、合作協調性等提出更高要求和更嚴標準。這些都是智庫大有作為的領域。

一、增強對“一帶一路”高質量持續發展的科學定位與引領。智庫要發揮自身優勢和能力,在對過去一段時間“一帶一路”倡議規劃、落地實踐中的成敗得失和經驗教訓進行深入客觀回顧基礎上,結合國內外對共建綠色絲綢之路、數字絲綢之路、健康絲綢之路、提高“一帶一路”對東道國經濟社會發展貢獻以及合作各方共享發展的愿景,在對合作目標區域、國別的政治經濟制度、地緣環境、政策變化、市場條件、合作能力與項目潛力、風險評估等扎實研究基礎上,積極主動與政府“一帶一路”發展規劃和企業對外投資項目籌劃前期對接,協助參與研發高質量可持續發展遠景藍圖、目標定位、重大項目規劃、區位布局等,向有關各方提供強大謀劃、決策引領。

二、提高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參與支持度。增進民心相通是智庫的基本職能之一。雖然“一帶一路”倡議獲得了廣泛支持和參與,但包括沿路帶國家在內的各國民眾對“一帶一路”的知曉率、認同度和支持度還不夠高,個別境外媒體漠視、質疑、反對、攻擊 “一帶一路”的言論時有出現。對此,中國智庫責無旁貸,必須挑起回擊不實言論以正視聽的重任。智庫需要通過主動設計和塑造新話題,通過開展與其他智庫和媒體的合作,借助新媒體、新科技、社交網絡等新技術方式手段,倡導合作共贏、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等價值觀。將共建“一帶一路”實踐中發生的或者正在發生的、看得見摸得著的普通人、平凡事件及“一帶一路”帶給參與者的實實在在的紅利,以更容易為人接受的方式講述出來,扭轉國際社會特別是沿路帶國家對“一帶一路”的偏見和疑慮。

三、建構“一帶一路”高質量持續發展評價體系。“一帶一路”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是涉及多國別、多主體、多領域、多層面、多環節的非常復雜和長時段的系統工程,各個因素的變化均可能對“一帶一路”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產生連鎖/溢出效應。因此,從以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標準所內嵌的發展性、協調性、效率性、可持續性等維度著手,依據科學原則、相互獨立原則、系統原則、可比較原則,使用因子分析法,構建可定量描述“一帶一路”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指標體系中所選取核心指標間復雜聯系的評價模型,有助于及時準確地監測分析“一帶一路”建設質量效率狀況、協調、持續發展能力和水平等。智庫機構需要借助建模方法、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研究方法,及時監測各關聯因子的動態變化及其對“一帶一路”高質量、持續發展整體進程的影響,及時給有關部門提供有效調整應對之策。

四、加強對“一帶一路”重大突發事件預警研究和預案供給。當前,沿路帶區域存在地緣矛盾、武裝沖突、民族宗教矛盾、自然災害、流行病和傳染病暴發蔓延等不確定性因素。特別是中巴經濟走廊以及孟中印緬走廊等地區存在多種恐怖勢力,恐怖襲擊時有發生。有的國家政權更迭頻仍,一些已經達成的共建協議或者正在實施的項目等,面臨以種種借口突然被取消或拖延等變數和風險。這些需要智庫機構在深入研究歷史和現實基礎上,及時跟蹤、掌握各方面的信息變化,增強對重大突發公共事件發生以及風險預測能力,提早就當地可能發生的恐怖襲擊、政治、經濟、金融、市場、社會動蕩和風險等發出預警,給中國及參與合作的政府和企業提供有效預警、應對和善后治理建議,減少由于預防應對不力可能造成的巨大損失。

五、進一步發揮“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和合作網絡潛能。“一帶一路”倡議落地及其高質量持續發展所涉及問題的廣譜性、深刻性以及需要參與協作的多元性和廣泛性,顯然需要多方參與者群策群力。立足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以及加強全球治理變革、“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數字絲綢之路、健康絲綢之路、健康共同體建設等新命題,中國智庫可以廣泛聯合“一帶一路”參與國智庫及其他國際智庫,打造和完善“一帶一路”智庫合作機制,充分發揮如“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一帶一路”高校國際聯盟智庫、“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等的潛能。通過定期舉辦國際論壇以及聯合開展重大問題研究、建立智庫索引、共享研究資源(資金、人力、設施和成果發布渠道)等,共同探討和提出“一帶一路”高質量、持續發展合理化建議,促進“一帶一路”行穩致遠。在這方面,注重國際化智庫人才培養是開展智庫國際合作的重點。如多年來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中國商務部主辦的“非洲國家智庫研修班”致力培養知華友華非洲人才;北京大學南南學院也已開始培養發展中國家精英治理人才。這些都為加強中國與合作國家共建“一帶一路”、深化交流促進深厚共識、提高科學決策能力等提供強大智力支撐。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未來3—5年共建‘一帶一路’面臨的機遇、風險和挑戰研究”(19VDL002)階段性成果)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對外傳播中心主任、研究員)

責任編輯:孫惠賢(QY0029)

万博国际棋牌游戏 博乐彩票开户 五龙捕鱼app下载 大发游戏中心 狗万滚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