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游戏竞猜盘口

[研究]智庫現代化助推國家治理能力提升

2020-07-21 14:30 中國社會科學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體目標與工作要求。在這個偉大進程中,各行各業都要朝著這個大方向奮斗,不僅要助推國家治理現代化,還要同時實現自身的現代化發展,智庫也不例外。縱觀當今世界各國現代化發展歷程,智庫在國家治理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成為國家治理體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是國家治理能力提升的重要推動力,堪比“國之重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作為國家決策咨詢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要勇立潮頭,在國家治理現代化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國家治理與智庫建設相互促進

智庫在國家治理現代化進程中發揮思想先導和咨政建言的重要作用。在國家治理體系的諸多要素中,制度發揮著根本性、全局性、長遠性的作用,國家治理的一切工作都要依照制度展開。我國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就是在黨的領導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斷發展完善的過程。其中,智庫主要發揮理論創新、戰略謀劃等功能,為科學制度體系的建立提供理論支撐。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就是不斷提升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執行能力和執行效能的體現。其中,智庫主要發揮咨政建言、政策評估、輿論引導、啟迪民智、服務社會、公共外交等功能。作為決策咨詢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智庫全面介入公共政策制定過程的制度安排,是科學民主依法決策的有力保障。因此,就構成了“國家之智(智庫)—國家之制(治理體系)—國家之治(治理能力)”的良性傳導鏈條。

國家治理現代化為智庫建設現代化提供制度保障和基礎條件。智庫在緊緊圍繞黨和國家制度建設與經濟社會發展重大問題開展研究的同時,也在不斷提升自身的研究能力和管理能力,實現智庫自身的現代化。而在這個過程中,國家提供了根本制度保障和基礎條件。首先,黨的領導為中國智庫的現代化指明了立場、方向、原則和道路,科學民主法治的決策體制則直接將智庫嵌入其中,這是智庫能夠安身立命并取得長足發展的根本制度保障。其次,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推進,必將使得全社會各種資源要素優化配置、高效運轉,這在客觀上也將破解制約智庫機構發展的體制機制矛盾,更好吸引各種資源進入智庫行業,推動智庫現代化發展。因此,也就形成了“國家之制(治理體系)—國家之治(治理能力)—國家之智(智庫)”的良好保障鏈條。

綜合以上兩個方面,智庫建設現代化與國家治理現代化形成了一個“智”“制”“治”互相推動、不斷上升的螺旋,最終實現中國的現代化發展。反之,如果沒有智庫的現代化,國家制度就會創新乏力,決策的科學化就難以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目標就不能順利達成。如果國家治理現代化步伐不夠快,就無法給智庫現代化營造良好保障條件,智庫建設現代化也將困難重重。

新型智庫要不斷邁向現代化

中國智庫要實現自身現代化,必須努力建成以特色功能為立足點、國家需求為導向、智庫人才為中心、研究方法為范式、管理模式為保障、合作網絡為拓展的現代化特色新型智庫。

功能定位特色化。一個卓有成效的智庫,關鍵要根據外部環境要求和自身特點優勢,形成獨特的功能定位。外部環境要求指的是公共決策部門和社會大眾對智庫的期待,自身特色優勢是智庫在運行過程中形成的社會資源、人力資源、智庫產品、功能作用等方面的優勢。國家智庫和地方智庫的服務對象不同,歷史較長的智庫和新興智庫組織文化各異,不同領域智庫的研究特長不同。因此,有的智庫專攻咨政建言和理論創新,有的擅長輿論引導和社會服務,還有的在二軌外交上發揮獨特作用。只有不同功能定位的特色智庫多了,才能形成多樣多元、生動活潑的智庫發展生態。

選題方向時代化。議題設置是智庫的核心競爭力和生命力。中國智庫要緊跟時代潮流,堅持問題導向、實踐導向、效果導向,切實回答時代命題。當下中國智庫發展有一個很有特色的現象就是各類智庫聯盟紛紛興起,其中很多是針對國家重大戰略的智庫聯盟。這表明智庫界認為需要緊跟時代步伐,在事關國家發展的重大命題上攜手合作,才能推動整個智庫行業的整體提升。

人力資源復合化。人才是現代化智庫的核心要素。在一些傳統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機構中,不少科研人員是“個體戶”,相互之間缺少協同合作,無法形成合力,導致思路比較局限、成果失于偏頗等問題。在面對當今快速發展的時代給出的復雜命題的時候,研究人員搞“單打獨斗”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智庫不僅需要標志性領軍人才,也需要具有各種學科背景、實踐經驗、崗位技能的人才。智庫管理者要促進多元化人才的復合,將多學科背景和實踐經驗的研究人員、助理人員、管理人員“集成”起來,發揮人力資源的復合效用。

研究方法科學化。與學術研究相比,智庫研究雖然同樣需要遵循一定的學術標準,卻不能完全遵循傳統的學術范式,因為智庫研究對象大部分是公共政策和實踐問題,應該有一套獨特、實用、科學、創新的方法論體系。國際一流智庫普遍重視研究方法。我國智庫大多是社會科學領域的,其研究方法長期是定性研究占主導,但在面對當今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工程技術等混合而成的復雜問題時,研究方法必須跟得上問題的變化,才能行之有效。我國智庫的研究人員大部分是“學院派”出身,其研究方法的訓練主要是各學科的學術范式,要想適應智庫實踐性、綜合性問題研究,還需要掌握更多智庫研究方法。

管理模式現代化。智庫作為一類組織,實現自身現代化,對于智庫機構負責人來說是一個管理學意義上的命題。與企業、政府、學校等機構的現代化管理一樣,智庫的現代化管理根本上要創新體制機制,形成適應自身特點的管理制度。中國智庫大多數脫胎于體制內研究部門、事業單位、高校研究所等。這些機構在向智庫轉型之前,目標任務主要是完成上級要求,經費和人事管理都參照黨政機關,這并不能完全適應現代化智庫的要求。現代化智庫是生產知識的,而知識生產過程本身就具有不確定性。知識工作者的勞動往往是復雜的,他們的信息溝通、人際關系也呈網絡結構。因此,現代化知識型組織的管理也是十分復雜的,更加強調靈活性、自主性、扁平化管理,以知識生產者為中心,而不是按照嚴格的科層制架構來管理。

合作網絡國際化。智庫是國際傳播和對外話語體系建設的重要力量。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格局下,中國智庫必須將視野放在全球,將目標瞄準國際先進,將研究拓展至世界前沿。智庫要加入國際智庫研究的大循環,加強國際交流合作,學習各國智庫先進經驗,吸收國際高層次人才。世界各國文明不同,發展模式各異,對問題的理解和解決方案肯定不同。因此,中外智庫有差異很正常,想要完全消除立場、理論、觀點的爭議是不可能的,也是沒有必要的,更重要的是“求同存異”“互學互鑒”。

責任編輯:孫惠賢(QY0029)

澳门赌博平台代理 棋乐游 真人葡京网官网 天娱彩票官网 棋乐游